讓人們對一位名叫阿寶的歌手印象深刻。其實,阿寶並非是歌壇新人,在演唱這條路上,他已經走了20年。

阿寶用一種頑強的精神,想通過大型的比賽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阿寶在農村長大,用許多音樂人的話說,就是從小對民間音樂耳濡目染,所以,他對山西、陝西和內蒙古的民歌特別感興趣,再加上樂感好、聲音躥高走低來去自由,所以,1986年就闖蕩到了山西大同唱歌,而且,專唱西北民歌。當歌手時間長了,阿寶也挺受歡迎的,所以,總想通過比賽來檢驗自己的水準。可是,每次在賽場上,他總是被評委認為“唱法不正宗”、“發聲方法不科學”,因此,早早被淘汰。不過,阿寶沒有氣餒,平時,他到西北一帶搜集民歌,請教老藝人,然後根據自己的嗓音特點進行琢磨。每學一首歌,他喜歡把很多人唱的版本都研究一遍,然後再進行加工,“在不少原生態的民歌裏,我會加入一些通俗的成分演唱,因為這樣才能貼近大眾,也容易被大家接受。”

終於,在2004年10月央視“星光大道”節目中,他以個性鮮明的獨特歌聲,獲得周冠軍和月冠軍,還獲得了西部民歌大賽的銅獎。雖然,這些獎項並不足以引起人們對他的關注,但阿寶很知足,仍舊回到了黃土高原,依然默默地從事著對原生態民歌的搜集和演唱。

2006年春節晚會中,吳雁澤、戴玉強和一位名不見經傳的歌手阿寶出現一起演唱《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想不到,最出彩的並不是那位所謂的“世界第四男高音”,也不是“老當益壯”的吳雁澤,而是那位藝名叫阿寶的民歌手。阿寶那穿破雲天的高音,在富有穿透力的演唱中,糅入了抑揚頓挫的處理和貼近欣賞者感受的曲折。這個從央視名牌欄目《星光大道》中脫穎而出的冠軍歌手,在今年的春節晚會上與吳雁澤、戴玉強兩位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一起合唱一首《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陽》,三位美聲、民族和通俗的中國最高音把這首傳統的民歌唱得盪氣迴腸。走下舞臺的阿寶滿臉自信,看得出他對自己的表現相當滿意。他告訴記者,如果說戴玉強是聽著吳雁澤老師的歌聲長大的,那他則是兩位前輩的“忠實粉絲”,“就是這些藝術家帶領我走上今日的歌唱之路。

從來沒有學過聲樂的阿寶,在這次春晚中“一鳴驚人”,對他來說,雖然晚了一點,但正當壯年的他,仍然有很多機會來拓寬發展空間。他還收藏著大量來自於民間的第一手民歌資料,想通過自己的處理繼續讓更多的人來知道。他還有一個願望:“我如果有了錢,就會到我採集民歌的晉陝蒙窮苦地區,資助當地的失學兒童。因為我在那裏,太有感觸了。”

 

『原生態』來自鄉土,歌聲的土氣中透著鮮美,是學院派無法模仿的。

阿寶說:“我學民歌的途徑是走訪晉、陝、內蒙古三地的民間老藝人,現在我已經錄了很多非常珍貴的聲音資料,因為年輕一代早就不聽這些土得掉渣的東西了,現在這些老藝人往往是人亡藝絕,我以後將會把收集的這些民歌稍微加一點現代音樂編排後唱出來。”他還表示,無論原生態歌手的生活狀況如何改變,都要堅持住自己的道路,保留原生態最重要的特質。為此,阿寶願意回到黃土高原,仍舊默默地從事著對原生態民歌的收集和演唱。
阿寶作為原生態歌手受到了很多人的追捧,但率真的阿寶婉拒包裝,還是要安安分分做民間藝人。
談起演唱風格,阿寶說:“我演唱的風格和所有民歌手都不一樣。因為唱歌從來沒有人教過,像野孩子一樣吃百家飯長大,就是把所有的民歌手都當做老師,每個人都不同,都有值得學習的地方,我唱《山丹丹開花紅豔豔》時就把所有人唱過的資料都聽了,好的就拿過來,再加入自己的處理來唱,甚至加入些通俗成分,因為通俗的才最貼近生活,老百姓最容易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