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中隱寫於2012/12/6

音樂會是演給群眾聽,而不是演奏給裁判聽的

保守的嚴肅音樂圈,常常以演奏者的演奏技術,錯誤發生的機率與嚴重性,是否有完全照著譜演奏,來評斷演奏者的素質。這完全是按照著音樂比賽的判斷標準來看,也就因此很少人會去討論,現場演奏音樂的演奏者,對於現場聽眾的感染力與影響力,到底有多強,到底有多深。

換句話說,保守的嚴肅音樂圈對於演奏者的評判標準,是近乎於音樂比賽中的『裁判要求』,諸如音準、節奏、音色三大評分標準。也就導致了大部分的傳統樂器演奏家(中樂西樂皆有)在舞台上,音樂表現力的僵化、乏味、缺乏可聽性等等,種種缺失。更使得嚴肅音樂市場,毫無生氣、完全跳脫不出小眾市場的可憐格局。

這也就是國際級音樂大師,稀有如鳳毛麟角的主因。

音準節奏只是音樂的基本骨架,別搞成是音樂的全部

就比如說,我們看一個美女,看得是她的臉蛋長得美不美,身材體重三圍的比例好不好,服飾裝扮搭配的合不合宜。從來就沒有人會想去知道,這個美女的骨骼生得壯不壯,胃腸的健康狀況怎樣,甚至於變態到想要把美女的血液和尿液拿出來驗一驗。

所以一場音樂會,應該如同是表現出,如同展現出一個活靈活現、花枝招展的美女在舞台上風姿卓越的舞蹈一般才對。又怎麼可能會是搬出一副人體骨骼標本上台,然後再費盡心思跟觀眾解釋,這個人體骨骼標本,生前是一個多麼美貌出眾的女孩呢?

音樂會應該展現的是音樂的『生命』,而非音樂的專業要求。音樂的專業要求,那是音樂比賽中裁判才聽得出來的『量化專業』,這些生硬的專業,外行的觀眾或聽眾並不明白,而且也沒有興趣想要了解。

又如同一般消費者買一隻手機,只關心手機的功能,但是不並想知道這手機的內部構造是怎樣,是如何製造出來的。這些艱深的科技專業,消費者並沒有興趣。

聽眾來聽音樂會是來找樂子,不是來挑毛病的。

音樂會演奏其實只要大的錯誤不犯,犯一些觀眾不會覺察到的小錯誤,那都是正常的。如果要完全沒有錯,一點瑕疵都沒有,那麼我們應該揚棄用人來演奏,改用電腦演奏就好了,因為電腦演奏錯誤發生率極低,也可以說幾乎是零。

嚴肅音樂市場的萎靡不振,就是做音樂會的人自己搞錯了,誤以為聽眾要聽的是『音樂的骨架』,(音準、節奏、整齊度),演出完畢之後,還很自我陶醉:『哦?真棒,我今天的演出一點錯音都沒有』,其實觀眾哪裡會管你到底有沒有錯音呢?

 

 

以上的這首現場演奏,你想要抓出樂團或是主奏者Katica Illenyi,演奏過程中的大小毛病,自然是可以抓出一大堆。但是,我們欣賞音樂大可不必用這種方式,因為…那實在是既愚蠢、又太不快樂了。

從現場聽眾的熱情掌聲與歡呼聲,我們就可以知道,沒有人有興趣去抓那些錯誤,聽眾只希望聽到現場演奏者,是否能帶給他們一些好的感受,如此而已。

完全照著譜演奏,並非標準答案,而是死板、無聊、令人討厭

音樂表演如果一定要死板板的照著譜演奏,那就不需要『人』來演奏了。一樣可以請出『電腦先生』來演奏,或者在家用百萬音響,播放以前大師的CD來聽,甚至於在網路上搜索Youtube就好了。人們不會笨到買票入場,或是拿著免費的入場券,還要浪費寶貴的時間,去聽一場既乏味、無聊、又不精采、令人討厭的演出呢?

 

 

我們再來聽聽以上這首現場演奏的影片。影片中演奏家Katica Illenyi,表現最出色的地方是,主旋律大部分沒有更動,依照自己的體會與感受來詮釋,並不完全照著前人既有的詮釋模式,來完成這首 Thaïs Méditation(泰國冥想)的演奏。

即便她不完全照著譜上的音樂記號來演奏,聽眾一樣能夠被她的樂音『完全吸引』、『完全催眠』。聽眾如痴如醉,聽完莫不流下歡愉的淚水,感動得只能用力鼓掌,來回報演奏者所給予的心靈感受。

 

 

再看看以上影片,又舉一個 Katica Illenyi 演奏的 Csardas (查爾達斯)。如果我們以音準節奏、不照譜演奏、有無錯音等等,挑毛病的以專業要求來評分,自然又可以扣下很多的『分數』。不過,從觀眾情不自禁的掌聲聽來,現場裡面這樣來挑毛病的『病態』觀眾,幾乎是沒有吧。

聽眾要的,其實很單純。給予一些不一樣的感受,一點意外的驚喜,聽起來又舒服,這就是成功的音樂會。

如此而已,事實不難。

 

=============================================================

演奏影片與圖片引用:著名匈牙利小提琴家卡提卡.伊雷尼 (Katica Illenyi),官方網站 ( www.katicaillenyi.com )

卡提卡.伊雷尼 (Katica Illenyi)簡介

Katica Illenyi生於匈牙利的布達佩斯,畢業於李斯特音樂院。是一位全方位的表演藝術者,除了小提琴以外,她也能唱歌,並且能跳出職業水準的踢踏舞步。

Katica Illenyi所屬的Illenyi家族,是音樂世家。目前最紅的是Katica,她的父親是匈牙利國家歌劇院的小提琴手。 Katica和她的哥哥Ferenc, 弟弟Csaba 妹妹 Anikó(大提琴) 都是三歲就開始練琴,皆有很深的古典音樂基礎。

Katica Illenyi能演奏的曲目類型廣泛,除了古典樂之外,爵士樂也非常的在行,音樂會中也會搭配她歌唱與舞蹈的多樣才華,因此她的演出頗受各界好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