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同敵人作鬥爭,我們在一個長時間內形成了一個概念,就是說,

在戰略上我們要藐視一切敵人,在戰術上我們要重視一切敵人。

也就是說在整體上我們一定要藐視它,在一個一個的具體問題上我們一定要重視它。如果不是在整體上藐視敵人,我們就要犯機會主義的錯誤。

馬克思、恩格思,祇有兩個人,那時他們就說全世界資本主義要被打倒。但是在具體問題上,在一個一個敵人的問題上,如果我們不重視它,我們就要犯冒險主義的錯誤。打仗祇能一仗一仗地打,敵人祇能一部分一部分地消滅。工廠祇能一個一個地蓋,農民犁地祇能一塊一塊的犁,就是吃飯也是如此。

我們在戰略上藐視吃飯:這頓飯我們能夠吃下去。但是具體地吃,卻是一口口地吃的,你不可能把一桌酒席一口吞下去。

這叫做各個解決,軍事書上叫做各個擊破。

《摘錄自 毛澤東語錄》

毛主席09

 

 

 

 

 

 

 

 

 

 

 

 

 

毛主席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