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是我國歷史悠遠流長的樂器之一,各地方戲曲也因為需要,設計出各種不同音色與形式的二胡,因此,二胡音樂,尤其是戲曲音樂,民間音樂,它影響著中國人近百年的生活。

戲曲音樂之所以富有深厚的文化價值,是因為這些戲曲音樂,紀錄著我們中國人,祖祖輩輩的生活樣貌。

曲高和寡,卻自以為是

但近十年的二胡新作品,脫離的中國傳統音樂的寶藏,轉向了朝演奏西方音樂,後現代創作音樂的曲風,呈現了難度特高,但文化特淺的糟糕現象。

怎麼說呢?二胡拉奏來自小提琴的移植樂曲,本來就有先天上技術的不足。另外二胡在樂器形象上,演奏所謂的後現代樂器,更有著像是黃皮膚的中國人,嘴裡唱著英文歌,完全背離了具備文化傳承特點的民族音樂本質。

為什麼說文化淺?用二胡演奏西方音樂或後現代的演奏家,是中國人。中國人用中國樂器演奏外國音樂,不容易對味。

聽眾是中國人,中國人聽外國音樂,不容易有文化共鳴。

演出者和欣賞者不能形成心靈的交流,這算是哪門子的表演?真的是笑話了!

所以,現在的國樂,尤其是二胡音樂,文化淺的離譜!演奏者『孤芳自賞、顧影自憐、不知所云』、欣賞者『鴨子聽雷、如牛聽琴、只會盲目鼓掌』

聽眾流失,卻渾然不覺

中國人演奏著不屬於自己成長的那片土地的音樂,就像是說著有中文腔的英文,不道地;就算是外國人,聽了也覺得怪,也覺得好笑。

不是東方文化背景的中國聽眾,不會對這種音樂有興趣,更不會聽得懂,這些用二胡拉出來的"怪音樂",到底演奏出來的內涵是甚麼。

這種怪現象,我稱之為"文化脫節"的民樂黑暗期。

特技表演,卻沾沾自喜

聽眾真正要聽的,不是看演奏家在舞台上的耍些特技表演,而是要聽演奏家演奏出"音樂",聽到"音樂"裡面所要表達的情緒與概念。

與聽眾文化完全沒有關係的音樂,就等於是只有技術,但是沒有音樂及藝術價值的『糟粕作品』,終將被廣大聽眾所唾棄。

作曲家們完全不能理解聽眾的感受,二胡演奏家也因為缺乏這方面的文化底蘊,在演奏上長期迷失與無法覺醒,所以這十幾年來,是民族音樂、二胡音樂發展最黑暗的時期。

擺脫黑暗,需深切反省

但近日聽到一首,由上海音樂學院大學三年級章詩怡的竹笛作品 《煙雨江南》(真可惜。二胡沒出現這種人才)。她寫的曲子,一不飛簷走壁,難度雖有些高,但不耍技巧,二不曲高和寡,以寫景的手法,江南曲風的呈現。

這可說是國樂創作黑暗時代,難得的光明之作。(還我國樂本來面目)

這表示了,國樂作品、二胡作品,從根本上就應該揚棄現在所走的錯誤路線;那種『中也不中、西也不西』的奇怪國樂風格,淨是演奏一些讓聽眾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的無聊音樂,這種黑暗期早就應該讓它過去了。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