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台灣的國樂演奏家,一場音樂會票價很低,票房往往很差,就算是半賣半送還是沒人要聽。這種惡劣的情況大約有十多年了,乃是因為台灣國樂教育的有幾個大盲點

一、對了小地方,錯了大地方。

二、只想拿『標準答案』、不肯做『錯誤嘗試』

三、傳統派和新潮派『互相幹譙』

四、只重視技術,不重視學術和人文藝術

五、只培養演奏專業,其他專業付之闕如

六、演奏家只顧著表演

=================================================

 

對了小地方,錯了大地方

什麼叫對了小地方?就是音也準了,拍子也準了,老師也請了最好最貴的來敎,技術大躍進了,琴也買了最高級的琴。

可是拉出來的音樂,除了比賽、考學校、考樂團,成為『台灣』的二胡演奏家之後,就不能再幹些什麼了,也沒辦法更上一層樓了。常常是搞了一堆稀奇古怪,飛簷走壁的高難度樂曲。辛辛苦苦開一場獨奏會,一張票才賣300元,而且怕來的人不多,還辦在300聽眾席的小型音樂廳。但是除了求爺爺告奶奶的送公關票,還不見得真的有人想去捧場,更不要說真的有幾個人願意掏300去聽。

這中間出了什麼問題?2012年3月5日,大陸江蘇的朱昌耀先生,由琴園國樂團主辦,在台灣舉辦一場二胡演奏會,演奏的曲目大多是台灣小學生的考級曲目,甚至還有台灣民謠和流行歌曲,鮮少有什麼稀奇古怪,飛簷走壁的高難度樂曲。

可是票價350起跳,之後500、800…最高票價是1500,而且是辦在1000以上聽眾席的大型音樂廳。

但最終事實證明了,距演奏會開演之前的20天,這場音樂會的票房,已經賣出超過八成了。

難道,真的是遠來的和尚會念經嗎?

前些年朱昌耀先生因搖籃唱片的策劃,到台灣做了幾場巡迴演出,演完之後,有台灣的國樂系學生私下評論說:「我覺得朱昌耀…音不大準。」

如果國樂系學生說的是事實的話,那麼在台灣這個現象就好笑了。

音很準、曲目高難度的二胡音樂會,票價300元,市場意願冷淡,票房奇差無比;但是音不準、曲目難度低的二胡音樂會,票價超過300甚至數倍,市場反應熱烈,票房瘋狂熱賣。

由此居然證明了,音不準的二胡音樂比較好聽嗎?

真正的二胡演奏家,他對的是大地方,所謂音準節奏這些小錯誤,對他來說是小感冒,傷不了他的。真正好的二胡演奏家,他們成長的故事吸引人,他們的想法吸引人,他們的談吐吸引人。他們具備了這些非音樂專業的魅力,涵養了豐沛的文化底蘊,自然而然,他們的音樂就是令人著迷的。

台灣的二胡演奏家們,請問你們看到了自己的問題嗎? 如果真的沒有問題,技術高超的你們,開一場音樂會的門票,至少也應該要500起跳,才合理吧?

 

只想拿『標準答案』、不肯做『錯誤嘗試』

音樂學院的教育,只要求學生照著老路走,卻不鼓勵學生創新,甚至於反對學生創新。扼殺創意,這是國樂這個藝術產業的根本教育錯誤。

結果,大多數國樂科系學生很乖很好教,但是畢業了以後,無法適應市場,連教個普通的業餘學生,都沒辦法經營得很好。

這是社會的錯?國家的錯? — 都不是,這是我們沒有好好反省的錯

 

傳統派和新潮派『互相幹譙』

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呢?因為國樂圈的傳統派與新潮派互罵,根本就不尊重彼此。所以大家都弄成四不像。

國樂從業人員的道德高度,比起我們說的奸商,可能還要再不足一點。事實上,全世界經商很成功的商人,他必然有一定的道德高度,也就是說,有其成功的『商道』

但國樂人的『樂道』,似乎還沒有開始建立。

何不相互尊重,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你有你的市場,我有我的聽眾,大家相得益彰。

否則就是彼此砍殺,彼此內耗,最終的結果,就是國樂圈裡面的從業者,大家都過得不好。

 

只重視技術,不重視學術和人文藝術

為什麼全世界的二胡專業,演奏技術超級棒,確沒辦法得到相當的報酬與社會地位?(藝術價值不高)。這是因為現今二胡演奏家獨獨只重視技術,卻輕視了廣大淵博的學術,還有深邃內斂的人文藝術。

沒有學術做支撐的技術,會顯得空泛;
沒有人文做背景的技術,則顯得高傲。

 

只培養演奏專業,其他專業付之闕如

一個演奏家在幕前,相對需要一百個幕後做支撐。

藝術大學國樂科系不斷培育演奏人才,這是個百年錯誤以及藝術浩劫。難道把過剩的國樂科系畢業生,送進殯儀館作樂師,就是系上的光榮嗎?

所有的音樂科班都能上舞台成為演奏家嗎?在比例上計算,那是不可能的。音樂市場上,真正閃耀的巨星,其數量往往是屈指可數的。專業出身的音樂科班生,能夠登上舞台成為真正受歡迎的演奏家,也是鳳毛麟角,少數中的極少數。

面對現實,應該到了反思與調整的時候了,別為了小小的面子問題,斷送千百學子的前程。培養出一大堆『海飛茲』,然後送到殯儀館去當樂師,這樣的笑話可一點都不好笑,因為太多學子的生命與時間被葬送了。

國樂目前不缺『海飛茲』、『詹姆斯·高威』,因為人數太多了,求不應供。

現在缺的是『柴可夫斯基』、『孟德爾頌』、『卡洛斯‧克萊柏』、『鈴木鎮一』、『卡梅倫·克羅』….(作曲家、指揮家、教育家、評論家)

演奏家只顧著表演

為什麼現在的國樂演奏家,影響力很小。我們國樂聽眾認為很棒的二胡演奏家,其實他們對於全世界的人來說,根本微不足道。也就是說,真正被國樂圈以外所認識的,所認同的二胡演奏家,上一代只出現了一個閔惠芬。

但是在當代,目前是一個都沒有。

為什麼呢?現在的演奏家只顧著表演,但表演出來的內涵很膚淺

因為,表演不僅僅是表演而已,現在的二胡演奏家每天花多少時間充實自己的內涵,我相信這大家都曉得。

演奏家的內心世界空虛與否,就從他從後台走出的那一刻起,聽眾就看到了,那是假不了的。

隆中隱寫於2012/3/4

 

責井文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