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問二胡演奏藝術的精髓是什麼,我不會立馬就回答他。

因為對方的二胡演奏程度是什麼,我還不大清楚,在這個當口,不管我怎樣回答,其實都不對。

因為對他不受用。IMG_9592_2B

不同程度的人,需要的答案不一樣

對於完全沒學過的人,我會告訴他 — 真心喜歡二胡的音樂,就是精髓

對於剛剛學二胡的人,我會告訴他 — 左右手的協調,就是精髓

對於演奏二胡已經可以上手的人,我會告訴他 — 全身有條件的放鬆,就是精髓

對於演奏二胡已經達到專業水平的人,我會告訴他 — 好好的過生活,就是精髓

對於演奏二胡已經達到顛峰狀態的人,我會問他 — 你這輩子,曾經交到過幾個真心好朋友?

沒朋友,有再多精髓也沒啥用!

文化好的人都是玩出來的

知名企業家馬雲在2014/12/7參與上海市浙江商會第九次會員大會,演講時表示大家經常講美國、歐洲創新比中國好,中國創新不好,歸根到底是教育的問題。

馬雲說:「其實我覺得,中國的教是沒有問題的,育是有問題的。教,中國的學生全世界考試最好,但是我們育是培養文化、情商,我畢業於杭師大(杭州師範大學),可能畢業於北大、清華,現在每天就在研究所埋頭做研究了。

因為我是畢業於杭師院,文化是玩出來的,會玩的孩子、能玩的孩子、想玩的孩子一般都很有出息。我們是教,但把育的東西給拿走了。

如果在「新常態」之下,我們重新思考我們的文化,我們的育、我們的玩、我們體育,這些東西才會不斷出現。很多畫家是玩出來的,很多運動員是玩出來的,很多作品都是玩出來的。所以,我們企業家也要學會玩。」

音樂也是玩出來的

隆老師老早就在學二胡的文章裡談過,音樂不是練出來的,是玩出來。

所以,二胡演奏要成為一代大家,就是玩出來的。能夠拉的音準節奏絲毫不差,那一定是閉門苦練、勤奮學習而來的。

但真正能將二胡拉出音樂,還要懂得玩,好的音樂基本上就是玩出來的。

 

只專注在音準節奏的二胡演奏家,是不會有聽眾的。

 

因為聽眾要聽的,是有生命力的音樂內容,而不是那種生硬的,死命要準確的音準節奏而已。

 


 

【音樂是玩出來的,不是練出來的】試舉數例

舉二胡為例,有一首二胡名曲《戰馬奔騰》,這首曲子剛剛發表的時候,被二胡圈內人批評的體無完膚。說甚麼離經叛道、走火入魔。看得出來,這首《戰馬奔騰》的創作方式,就是玩樂器玩出來的。國樂的學院派作曲法,根本不可能做出類似這種經典曲目。

如今《戰馬奔騰》為二胡經典曲目,這證明馬雲所說,我們的教育有問題,扼殺了人們與生俱來,本有的創新思維。


 

回來看看我們台灣,台灣最有生命力、最有創造力、最有想像力的音樂,就是原住民音樂。原住民音樂能夠發揮人類本有的活潑創造本性,這不是玩出來的音樂,又是甚麼?

台灣原住民音樂具有無限的創造空間,優秀的好作品不勝枚舉。試舉出MATZKA樂團創作的「一朵花」。


 

我們都看過太多的吉他演奏影片,但是真正被大家注意的,其實不很多。近年有一位新疆維吾爾族的吉他演奏成為聚焦,原因是甚麼呢?

可以看出來,這樣的音樂是玩出來的,絕對不是去讀了甚麼了不起的音樂學院,或者是閉門苦練而來。


延伸閱讀

 

學琴不光在「練」,而在於「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