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峰法師一生傳奇的事蹟很多。年輕時從軍抗日剿共,也有很多死裡逃生的經歷。

因為遇到戰爭年代,頂峰法師遇緣跟隨國民革命軍委員長蔣中正先生,成為蔣委員長的得力部屬,在十七年的槍林彈雨中,雖說親歷過一些生死關,還受了一點傷,但是因為佛菩薩的加持活下來了。戰爭結束後退伍,又復戒出家,日後成為一代高僧。

大悲咒水復光明

法師出生於民國前18年(1892年),家鄉在湖南省婁底市新化縣的游家鎮。

三歲時,雙目不幸失明。但有一天,有一位印度和尚來到他家門口化緣,聲稱別的不要,就獨獨要化此小孩。他的母親,見到這是一位年邁的長者,自己也沒有足夠能力照顧這個失明的孩子,於是便慨然將孩子交給和尚扶養。也就因此,頂峰法師三歲就隨著印度和尚出家,做小沙彌了。

印度和尚把他帶返寺院後,教他念《大悲咒》,並用大悲水洗眼睛,經過三年多時間,在法師七歲的那年,眼睛忽然大放光明,視力超出一般人,從此以後,他對觀世音菩薩便特別敬仰。從此無論身在何方,身上總是掛著一尊小小的觀音銅像,從不離身。頂峰法師

眼睛復明了以後,一天問印度和尚說,我的父母在那裡?印度師父不希望他回家,便戲弄他說,你是石頭蹦出來的,所以沒有父母。

他當然不相信,那時還是小沙彌的頂峰法師,就一直拜佛求菩薩告訴他的父母在哪裡。有一夜做夢就看到自己的家鄉和媽媽,然後就瞞著印度和尚,自己就偷跑回游家鎮,找到了自己的母親。

從此以後,頂峰法師每年都會找時間,回家看媽媽一次。

武術恩師泯恩仇

印度和尚駐錫的寺院,就是在湖南境內的南嶽衡山迴雁寺。衡山上面,也有很多其他佛寺道觀,以前這些和尚道士,有的是修行參禪很高的修行人,但也有一些是武術高手。頂峰法師的小沙彌時代,在山上東跑跑西走走的,也就拜了很多山上的老師習武。

其中有一個武術老師住在後山,是一個道士;另一個武術老師住在前山,是一個和尚,這兩個老師都大約三百餘歲,因為覺得對方的武藝都不如自己,彼此也都誰不服誰,因此每十年相約比武一次,彼此之間除了切磋武藝之外,也來論個高下。

因為頂峰法師在山上到處亂跑,這兩個老師同時收他為徒,但卻又相互都不知道。某一次約鬥,兩個老師都心想,自己現在教出來徒弟已經夠厲害了,這次比武就讓彼此的徒弟,代師出馬比試吧。

結果,到了比武那天,才尷尬的發現,兩個人教出來的徒弟,竟是同一個人。

頂峰師父就宴請兩位恩師,讓他們一笑泯恩仇,兩個老修行在席間感到五味雜陳,哭笑不得。只說這幾十年的恩怨,最後竟是讓一個毛頭小孩來收拾了。

觀音定中託任務

九歲那年開始閉大藏關,20歲受具足戒。

民國13年,頂峰法師時年31歲,當時在衡山迴雁寺藏經閣閉大藏關。某日定中親見觀世音菩薩前來告訴他:「你趕緊出關吧,因為現在有一件重要的任務,需要你去完成。」

於是觀世音菩薩要他去採藥,然後去救治一個叫孫文的人。頂峰法師因為從小閉關,不問世事,所以不知道這個孫文,其實就是當時的大政治家,也就是後來的中華民國 國父。

正巧孫文也夢見菩薩示夢,要他派人到衡山找一個和尚,以治其病。孫文本來想要委託汪精衛前去,後不知何故,最後委託蔣介石帶了兩名副官前去衡山迴雁寺尋找。

蔣公驚異見奇人

當時的軍人,氣燄都很囂張霸道。兩名副官一到了迴雁寺,便大聲命令寺院裡所有的僧眾,全部到廣場集合。

頂峰法師知道接他的人來了,為免驚擾長老師父們的清修,便主動出關會見來人,並且說:「是不是孫文叫你們來的?」

副官叱喝回說:「孫大元帥的名諱,豈是你這小小和尚,能隨口叫喚的?」隨即拔出佩槍,欲恐嚇頂峰法師。

說時遲那時快,頂峰法師像風一樣的身手,隨即把兩名副官的配槍奪下並丟到地上說:「佛門淨地不是你們來撒野的地方。這兩把槍是給你們自裁用的,別拿出來嚇唬人。我不知什麼孫大元帥,只知是菩薩要我拿藥,去醫治孫文。」

蔣介石見頂峰法師身手了得,便連忙打圓場說:「我們就是孫文派來,請師父下山的。」

法師這才跟隨蔣介石一行人下山,但蔣見他功夫了得,便想要留他在身邊為其所用。所以用很多藉口拖延與孫文的會面時日。

救治孫文憾無功

後來孫文因公務繁忙,於前往北京時累倒,住進協和醫院。此時又過了月餘,頂峰法師打坐入定,又遇觀世音菩薩現身說:「你怎麼還在這裡等待?孫文已經病入膏肓,藥石罔效了!」

頂峰法師始驚覺事態嚴重,這下壞了大事,連忙找到蔣介石,並且譴責他:「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的私心壞了大事。不靠你了,我自己去找孫文!」

蔣介石也惱羞成辱回說:「你個初出茅廬的小禿驢,憑什麼大元帥說見就讓你見?」頂峰師父見蔣此時不可理喻,於是便獨自北上尋找孫文。

到了協和醫院之後,頂峰法師施展輕功,從二樓窗戶跳進孫文的病房,起初孫文甚是驚恐,師父安慰說請先生不要怕,我就是菩薩交待的那個和尚,抱歉我來晚了!

隨即為孫文把脈,確實是病入膏肓,無力回天了。

情報訓練槍法準

雖燃沒有救回孫文,卻因為這件事情,認識了蔣介石。

此時蔣介石是黃埔軍校的校長,因此讓頂峰師父35歲(民國17年)捨戒還俗,並進入黃埔軍校成為六期生,接受相關軍事訓練。

在黃埔六期結業後,因日本侵華野心日大,戴笠便從軍校六期生當中,挑選會武功者,再送去接受情報訓練,學習包括易容術、射擊、爆破、軍用通信密碼等情報專業。

也就因此,頂峰法師又受了半年的軍事情報訓練,因此槍法神準。

射擊訓練當中,手槍訓練更是情報員必修的功課,每天晚上插香於百公尺外,練習手槍射擊,必須左右手都能開槍,且必須從任何角度出手。手槍的種類有匣子槍、也有當時最新的白郎寧手槍,射到香線熄滅為止。每天射擊訓練用的子彈,耗量甚大,退出來的彈殼撿回收集,還得用卡車才能運得走。

情報訓練之後,直接派赴大阪從事情報工作,但還是以出家人的形象,來掩飾情報員的真實身分。

為民除害捕蟒蛇

民國20年,在湖南省新化縣的家鄉山林中,有一條大蟒蛇出沒,吃掉了好幾個人,當地人就不敢行走那裡的山路,除非結伴成群並持有武裝。

一日頂峰法師回家省親見母親,亦被告知避開山路。他覺得不能任由此物繼續擾民,當下決定為民除害,遂到長沙城中訂製了四個大三角錐釘,帶到山上用粗繩綁好,每釘綁上一隻活雞,粗繩一端固定在大樹大石上,裝設一套捕蛇陷阱。隔日早上率隊視察,果然像電線桿粗的大蟒蛇被陷阱纏住,因為蟒蛇掙扎,附近一分多田畝被蛇尾掃成平地。此時鄉民額首稱慶,大大小小都拿著臉盆水桶,紛紛將蛇肉割下,帶回家中煮食加菜。

頂峰法師交代鄉民,你們割肉便割肉,記得把蟒蛇的皮及腸子等內臟,留給他就行了。後來把蟒皮賣給上海國樂師父去做二胡,又把蟒蛇的腸子帶回家,媽媽看到就罵了他一頓,怎麼不帶塊蛇肉回來,帶這破爛內臟又有何用?殊不知頂峰法師便拿剪刀剪開腸子,從腸內穢物中清洗出二十幾斤的黃金首飾,還有些是新嫁娘常用的首飾呢!

後來法師請一位金工師傅,用這些黃金打造了一尊大型的觀音菩薩像,送給母親在家中供奉著。一直到文革時期,這尊黃金菩薩才被紅衛兵劫走。

奈何橋前救母親

對日抗戰前夕,頂峰法師因情報任務,常常出國。

有一次頂峰師的母親,因父親在外養妾的原因,與他爭吵起來,一時想不開吞食嗎啡自殺。頂峰法師聞訊緊急趕回家鄉,母親已斷氣將近七天,但大體尚未入殮。頂峰法師雖已還俗,然因救母心切,連忙搭上佛教法衣、及戴上五方佛帽,入定親下地獄救母。

定中見到母親排隊在奈何橋前,他便上前勸阻媽媽回家。媽媽卻說看到祖父母都在對面招她過去,怎麼也不肯回頭,情急之下,一巴掌打了自己母親的魂魄(改變她內自相分),讓她清醒,而救母親還陽。

法力無邊鎮蛇精

對日抗戰期間,頂峰法師只要沒有任務,得空一段時間就會回衡山迴雁寺,去看望寺院師父常住。某次回山見香客稀少,且他的師父交代晚上就不要外出了。詢問緣由,才知近日衡山有一蛇精出沒,並且會傷害行人,寺廟裡也無人能夠治得了牠,近日山門香客因蛇精作祟而漸漸稀少。

頂峰法師一聽此事,以他火爆的個性,當然按耐不住,是夜即提寶劍出門,以輕功蹤上屋頂,運起獅吼功高聲喝令蛇精,你乖乖的安份的離開此地,切莫傷害衡山行人。蛇精豈能罷休,自恃多年道行,遂與頂峰法師鬥起法來。

經數十回合相鬥,蛇精落於下風,此時頂峰法師見機不可失,遂運起劍氣,將其斬成兩段,損其道行。不僅使其不能做怪,被斬後的蛇頭前半段,自此躲入洞庭湖修鍊,被斬後的蛇尾後半段,一路直奔蓬萊島中部(即台灣中部),奪一彰化婦人之胎,而後出生化為一凡人女子。

國民政府播遷來台之後,此女子在台灣已長大成人,而漸自通靈,以法力為禍當地,並收有弟子數名。

此時頂峰法師亦已從軍中退伍,在中壢創建「普陀精舍」弘法。頂峰門下有一大弟子,名曰善道法師。善道法師的俗家大姊,卻拜這個蛇精投胎的女子學符咒數年,因而健康日衰,家人不睦。

善道師的大姐無法可想,只好透過善道師的關係,到中壢求助於頂峰法師,孰料其蛇精女子之靈亦跟隨到場,且與頂峰法師嗆聲說:

「三十年前衡山一會,君還憶否?但此時蓬萊仙島是我的地盤,老禿驢識相的話,你就自己滾回衡山去吧!」

頂峰法師也不甘示弱說:「三十年前,你已是我手下敗將,勸你回頭是岸,我可饒你不死!」

蛇精豈能善罷甘休,又出手與頂峰法師大鬥法,不到數回合,頂峰法師召請四大天王,把守四面使之無處可逃,並用五雷掌擊打之,此時整個屋頂屋瓦均為所震動,善道師的大姊驚呼:「風颱!風颱!(台語)」,屋內井水亦波浪迭起。此刻東海龍王由井中現身,頂峰法師乃令龍王以神通力制住蛇精,此禍方止。

灑豆成兵救同袍

有一次任務中,為了救一排被日軍俘虜的國軍,法師運用神通「撒豆成兵」,將一個排的俘虜國軍置換掉包,國軍脫了險不久之後,被日本軍官發現破綻,想說怎麼每個俘虜兵的長相都變成一樣。於是用下令機關槍掃射,法師被槍彈打到左手肘,但幸能脫逃。

後遇上美軍顧問團之後,借了一把鉗子燒紅消毒後,自行將子彈夾出,此舉把美軍顧問團軍官嚇到臉都蒼白了!

 

因果業報不毫差

國民政府退守台灣之後,他在金門從軍,當時對敵的是中共的人民解放軍。

有一天,一顆共軍的砲彈飛來,就落在其部隊集結處,雖沒立刻爆炸但仍冒煙。法師後來就大膽的把未爆彈抱到山凹處丟下,此時山凹下迎面有一名阿兵哥要走過來,法師急忙叫他危險別過來,那阿兵哥鐵齒說那一定是個啞彈,應該不會爆,結果當他靠近時,忽然就爆炸了。那個鐵齒的阿兵哥因此粉身碎骨,軍中同袍們只得用筷子夾起他的屍塊,為他收屍。

因此頂峰法師曾對其弟子講過這段經歷,說明如果過去生沒有因果業報,即便是砲彈掉到你身旁,你都不見得會被炸死。如果有此因果,就算砲彈第一時間沒炸到你,但等你走近炸彈邊,砲彈它自己就會爆炸。

空降訓練遭設計

民國四十初年,他(時為三星上將)帶隊在清泉崗實施空降演習,準備從雲南反攻大陸。

演習時在1萬五千呎兩位少將跳下正傘副傘都沒開,直接以自由落體墜落。後將飛機上升到2萬呎,再跳下2名中將傘也一樣,此時方知遭到被服上校共諜設計破壞。

奈何自己是帶隊官不得不跳,一樣正傘沒開,副傘也無法打開,遂用隨身刀割斷傘具,施展輕功從空而降,飛了二十幾公里,快落地時,以抱膝之姿,欲以懶驢打滾卸力著陸,沒想到尾椎撞著還是撞到一個枯樹頭,因而尾椎受傷。

救難人員找到他時,他還能交代馬上封鎖全海岸線,後在金山海邊抓到潛伏軍中的上校間諜。

隨後於新竹空軍醫院養傷復原,但晚年(100歲後),有時因法會過於勞累,尾椎常感酸痛。

前世浪費今水厄

頂峰法師在金門臨退役前,某日與七位戰士,乘船赴某小島搶修機械,船在中途不幸被惡風吹翻,同船七人均告罹難。唯獨法師落水未被淹死,被一條大鯊魚負送往沙灘,嗣後被海軍巡邏艇救回。

法師事後對人說,掉落水後,三度被海浪沖到深海,並三度盡力掙扎遊來,待至最後精疲力盡,風浪仍不斷洶湧而至,在此九死一生的關頭,他取下頸邊所掛之念珠,高呼“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聖號,準備就此捨報往生。正作如是念時,忽然一條大鯊魚張開那大如城門之嘴巴,飛快地朝他遊來,登時把他嚇了一跳,心想水難未脫,卻又遭逢惡獸之難,自知命當休矣。

驚魂未定之際,忽然看見觀世音菩薩左手持蓮、右手拿淨瓶,站在鯊魚背上,正在指揮著鯊魚前進,他欣喜若狂,忘記鯊魚的恐怖,迅速爬到魚背上,鯊魚把他渡在淺灘的沙石上,才慢慢地離開。

法師抬起頭來道了一聲:“謝謝觀世音菩薩救命之恩!”不久就被海軍救去了。

頂峰法師後來憶起敘述水厄這一劫,是因為他曾有一世浪費水之業報。

 

蔣公延壽千年蔘

國民政府播遷來台後,因蔣中正及宋美齡年事漸長,體力日漸衰退,有幾年國慶閱兵感到體力負荷沉重,遂央請頂峰法師設法回春。

頂峰法師不僅武藝高強,且遍學諸多專長,本領高強神通廣大。從小當沙彌的時候,還在寺院做過整理藥材的工作,對中藥材知之甚詳,也就因此菩薩還找他採藥去救孫文。另外抗戰時期,法師於上海第一醫院偽裝醫師(掩飾情報身份),故深諳醫藥行業,從情報管道也知道在迪化街上,一間上海遷台的老藥鋪,藏有一支傳家野生千年老蔘。

但這是人家的傳家寶貝,就算是總統府的官員,也不能以官壓民,硬是給他強要過來,這樣對輿論不好。但是,要幫蔣總統伉儷補氣,一定要有這支千年老蔘,才能明顯見效。

正當無計可施之時,某日喬裝帶上兩個隨從,到藥舖門前打探(情報員看家本領),恰好遇到一個殘弱病人,因在舖外奄奄一息,頂峰師著兩隨從,將病人扶到藥舖走廊下,略為診視,明白病人只是營養不足而顯衰弱,乃心生一計,出手以點穴功夫,令病人假死。而後大聲嚷嚷喊道:「有病人死在藥舖前囉!藥鋪老闆要負責喔!」老闆驚嚇,連忙出來撇清責任,此時兩位隨從表明軍方身份,並要查辦藥鋪。

在那個年代,升斗小民什麼都怕,尤其更怕遇上官司。此時老闆真的慌了,法師在旁就跟老闆說,敝人不才,但有辦法幫病人起死回生,不過恐怕需要貴藥鋪出些名貴藥材。老闆此時為求自保,慌忙拜託法師開出藥方,救人的藥材由藥鋪免費供給。法師見機不可失,便聲明若無千年野人蔘,此人無救。藥鋪老闆連忙說,家中便有,遂迅速取來,法師便得此蔘,並開出救治藥方。

被法師點穴的病人,藥方開出後並由藥鋪伙計抓藥,速速煎予病人服下,趁勢間也解了他穴道,將他救醒,解了藥鋪老闆的危,老闆此刻真是感激不盡。

隔日,法師著請總統府人員,以等值黃金付費給藥鋪老闆,老闆方知箇中緣由。

而這支老蔘,就讓蔣總統伉儷,一直使用了好幾年。

槍法奇準護蔣公

有一次隨蔣總統車隊外出,總統車隊通過某一根電線桿之後,這根電線桿上有一殺手,喬裝成台電的修理工人,見車隊已過,便從腰間掏出手槍,欲行刺總統。頂峰法師由於受過嚴格訓練,只見他雖眼觀前方,但持手槍往後方開槍, 一槍便把殺手擊斃。

又有一次在中山樓開會,中午休息時間,與蔣總統於室外散步。總統閒聊到法師太久沒開槍,槍法大概是退步了吧?說時遲那時快,當下他即掏出手槍,碰的一聲從中山樓屋簷上,射中一隻麻雀。

開完槍他回答總統說,百公尺內,如果要打對方右眼,我不會打到他的左眼。

蔣公惜才延退伍

但法師最終希望,能退伍以後重新出家當和尚。屆退的時候,蔣總統因為愛才,不捨得讓法師退伍。法師因此找了一個荒廢的樹林公地躲起來,有時還不時的到獅頭山金剛寺講經。

但當時蔣總統的情報單位很厲害,3個月後法師又被找回總統府辦公,加贈他四星上將。在總統府工作三年後,他還是堅持退伍。當時韓戰結束,美國第七艦隊協防台灣,反攻大陸的企圖遭受挫折,因此他對蔣總統說:「等哪天你要反攻了,通知我,我回來幫你打頭陣。」蔣總統這才依依不捨的讓他退伍。

退伍後在中壢龍崗隱居,後因軍方徵收他居住的那個山地,他就移居龍東路,直到1966年在龍東路開辦精舍,開始他期望已久的弘法度生事業。

1964年,在基隆十方禪寺復戒,再度出家。後來的西蓮淨苑的智瑜法師亦是同年受戒。基隆十方禪寺的白聖長老因為知道頂峰法師會講英語,還曾讓他帶領幾個外國沙彌。

退伍隱居以後,假日也常常有一部部高級黑頭車,載著他的老部屬,來探視部隊的老長官(法師)敘舊,他也常親自煮茶招待這些老部屬,感謝他們來訪。

照顧軍眷要菜錢

當時附近很多窮困軍眷及住民,常常三餐不繼,法師因為是將軍退役,每年都有一大筆退休俸可領,所以常買一大堆菜,煮好請他們來吃。

但買菜布施開銷不算太小,曾經有一次真的沒錢買菜了(他常是一大簍一大簍的菜買來,也給附近的人隨意拿回去煮),他決定就到總統府找蔣總統求援。到了總統府警衛擋駕,要他從邊門進入,但他認為此行不是為了私事,而是為民請命,便嚷著一定要堂堂正正從正門進入才行。

蔣總統接到通報,知道是和尚組長來了(之前曾在總統府任官三年)遂延請入內。法師說明了,為你蔣總統,我在民間照顧了老百姓的肚子,但現在沒錢買菜了,你得給點!於是蔣總統就開了一張支票給他,讓他回去桃園的銀行領錢。

法師回到桃園分行要兌支票,銀行經理看到覺得奇怪,怎麼會有和尚拿一張蓋有蔣中正的支票要領錢?還打電話請示了半天,才敢把錢兌給他。

夢中引導示輪迴

民國75年,頂峰法師的弟子之一洪宗杰醫師,有一個妹妹,她因聯考落榜,洪醫師遂安排她去普陀精舍暫住,藉道場的清靜場所讀書,以準備來年重考。

洪醫師是佛教徒,但妹妹是基督徒,對於人死後會投胎,進入六道輪迴的因果業報法則,未能深信,頂峰法師對她的想法也心知肚明。

有一夜裡,洪醫師之妹在睡夢中,看到頂峰法師帶著她一起過某一條河(河的一半邊黑,另一半邊白)。法師到河的對岸背回一個婦人,到河邊,法師喊了一聲,河水就分開一條路,然後就走那條路,把婦人給背回來。當晚的夢境就是這般經過。

當天一大早,就有人來敲普陀精舍的大門,開門後只見一婦人慌張入內,見到法師即跪倒在地,直喊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啊!說是師父背她回陽還魂,但當時因她家人也同時在場,頂峰法師對一般信眾,並不願意張揚神通,就說這沒有的事,妳就趕快回家休息調養吧。

回過頭來,只見洪醫師的妹妹,已經嚇得目瞪口呆,結巴的說:

「師父….就是她!我昨天夢見師父帶我去背她過河的」

師父對著洪妹妹,點一點頭笑笑說:

「這一回,你相信真的有輪迴、有陰間了吧!」

 

===========================================

備註:頂峰法師的生平事蹟,由他的弟子,台灣苗栗為恭醫院的主治醫師,洪宗杰先生口述整理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