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音樂是一門很巧的技藝,也是一門很深的學問。

老師不應強迫業餘學生練琴

因此,強迫或是要求業餘學生大量練琴,其實是害苦了他們這些學生,也危害了國樂的產業。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多年的教學實踐也證明了真理,要求業餘學生大量練琴,得到的就是反效果。

這些『反效果』就是,造成其錯誤演奏習慣的養成,以及發生演奏的運動傷害,更為糟糕的事情是,業餘學生『被迫』放棄繼續學習音樂。

為什麼叫做『被迫放棄』呢?業餘學生有其生活與課業的壓力,無法達到老師的要求每天練上兩小時,只能『被迫放棄』;無法承受老師課堂上過度專業的要求,只能『被迫放棄』;不當的過度練習,發生演奏運動傷害,也只能『被迫放棄』。

既然我們已經知道,業餘學生長時間練琴、或是專業知識不足的練琴,都會造成其錯誤習慣的養成,以及發生運動傷害的風險,我們這些做音樂老師的,就更不應該強迫學生練琴,並且用科學的道理去說服學生家長,不要強迫小朋友練琴,因為那會有「揠苗助長」的反效果。

更何況,又有多少比率的業餘小朋友,最終會走上職業音樂家的路子上呢?萬分之一都不到!

專業罵業餘,產業就萎縮!

我們這些出身專業的老師,也不應責罵業餘出身的老師,音要很準節奏要很準。

因為這些大批業餘出身的老師,在基層教學,他們有大量的業餘學生,撐起了國樂產業90%以上的產能。

而且大多數業餘出身的老師,也許因為家境關係,幼年時期也無法得到比較好的音樂啟蒙。身為專業的音樂工作者,更應該在音樂專業上面幫助他們,而並非以嘲諷、責罵的方式對待,這樣反而更無法得到廣大音樂愛好者的認同。

如果沒有這些業餘出身的老師,帶出一大批業餘的愛好者,專業出身的老師想開一場音樂會,就找不到大量的聽眾了。

所以,責罵業餘的音樂老師不專業,這是極為愚蠢的行為。

連業餘的都很專業,就不需要設立音樂學院了

假使業餘音樂老師的專業程度,都跟音樂學院出身的音樂老師一樣強,那麼我們就不需要去讀音樂學院了。音樂學院的高端教授們,也都可以捲鋪蓋回家了。為什麼呢?

業餘音樂老師已達到了職業音樂老師的同等水準,那還需要設立音樂學院做什麼呢?

所以專業的音樂老師應當體認這一點,之所以現在國樂還有一些聽眾,就是因為有業餘的老師培養出大量的學生,所經營出來大量的消費市場。

而且,鼓勵業餘愛好者多多去找老師學琴,對於專業出身的老師也能增加收入,因為也提升了學生找老師多多上課的意願嘛!

業餘圈不應過份要求音樂標準

不否認,學琴專業很重要,但是業餘學琴,培養興趣更重要!

所以,隆老師主張,業餘教學和職業教學,是兩回事,各有各的專業領域。

職業教學的目的,是培養專業的音樂技術人才,他們能夠勝任舞台表演,以及高端的音樂教學。所以,職業教學必須著重音樂專業的嚴格要求。

但是業餘教學的目的,是滿足大量的音樂愛好者,培養他們的音樂興趣,以及簡單、扼要的音樂知識提供,更重要的是,提升這個產業的消費族群人數。所以,業餘教學不以培養音樂家為目的,而是讓音樂愛好者了解音樂,並且以音樂當作休閒為目的。

因此,要求業餘圈的音樂老師和學生,音準要很準節奏要很準,那是『極為愚蠢』的事情。

鈴木鎮一的停、想、拉

如果僅僅靠「練」而少有「學」,那麼以有限的人生時光,是無法克服層層難關的。

世界知名的小提琴教學家,發明出影響世界音樂教學的「鈴木教學法」創始人鈴木鎮一先生,他曾經提出練琴的三部曲:「停,想,拉(Stop, Think, Play)。」

意思就是練習拉小提琴時,必須先三思而後行,先停下手來,想清楚要怎樣演奏好這一樂句,再開始練習演奏。

先停下來想想,仔細的找到正確的拉奏方法,然後嘗試的練習看看,這就是「停,想,拉。」

同樣的邏輯用在二胡練習上面,這樣也能夠減少我們的錯誤練習。

演奏家不一定需要天天練琴

對於業餘二胡的學習者來說,天天練琴不保證成功,但保證失敗的機率卻更高。

有很多音樂網站,傳遞一項錯誤的訊息:『樂器是要天天練的』,這個錯誤觀念,誤導了很多業餘學琴的朋友。

這是極大的錯誤,事實上,用不足夠的專業知識天天練琴,最終的結果只會越練越差。而且,也會令身體受到不當的運動傷害。

大部分專業的演奏家並沒有天天練琴。演奏家能夠演奏出好聽的音樂,那是因為他們具備足夠的音樂專業知識,以及操作樂器的運動力學,而非是天天練琴。

少部分天天練琴的演奏家,能夠天天練琴的條件,也正是因為他們擁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天天練琴才不至於練出毛病。

所以,學琴不光在「練」,而在於「學」

音樂是練不出來的

音樂是感悟,音樂是生活,所以演奏技術可以練出來,但音樂是練不出來的。

練琴本就是一件苦差事。所以請相信我,苦練,能練出技術,但是卻練不出令人聽起來有感覺的音樂。

因為音樂是生活出來的,是「玩」出來的。長時間「玩」下來,自然會有好聽的音樂。

你想要真的會『玩樂器』嗎?想玩得很溜,先找一個好老師,做個正確的啟蒙吧。

 


延伸閱讀

 

學琴不光在「練」,而在於「學」(三)

你繳的是學費,還是陪練費?
隆老師的簡單教學

[圖片說明] 隆老師的重要師承馮智皓先生 (南華大學民族音樂學系系主任)

DSC01544_2

 

 

 

 

 

 

 

[圖片說明] 隆老師帶領眾學生弟子參加黃鐘獎考級

131117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