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感人的故事,主要根據引薦古月禪師出家的同參達本法師親自宣說的口述歷史為主體,輔以諸多考證而成,本文曾刊登在諾那華藏精舍的《圓覺通訊》月刊,現抄錄提供給十方大德參照。

作者︰正法明

109483(承上期)理珠老和尚教導古月法師︰「以恭敬心合掌,觀想阿彌陀佛就在你面前。就這樣一邊拜佛,一邊念「阿彌陀佛」,日以繼夜地念佛拜佛。如果感覺累了,就坐下來休息,打一會兒瞌睡;醒來之後,再繼續修持,不間斷。」古月是個老實巴交的人,這種修行法門對他來說,真是再適合也不過了!

數年後,因為長期拜佛並持誦彌陀聖號的緣故,仰仗佛力加持,古月法師的智慧逐漸開展,理珠老和尚也教會他念「大悲咒」了。但不久,理珠老和尚因年事高邁而圓寂,古月從此就一個人獨自修行了。

清同治十二年(公元1873年),古月法師卅一歲,依鼓山湧泉寺淨空和尚受具足戒;受戒圓滿後,還是回巖洞中專修苦行。居住於城門臚下村的書生鄭錫光【註一】在遊山時結識了古月,欲供養他金銀與新衣等物資,但古月法師堅辭不受,仍只願穿著破衲衣,吃著粗飯,過著清苦的修行生活。

親證真如放光明

鼓山湧泉寺

鼓山湧泉寺

一日,鼓山下一位老人因天氣炎熱,晚上在屋外乘涼;面向山上一看,忽見火焰沖天,並將整個山頭都燒紅了。老人非常驚異,以為山上的湧泉寺遭到祝融肆虐。

次日,湧泉寺某僧下山採購,老人遇僧即問︰

「昨天晚上怎樣了?你們寺院被火燒了嗎?」

寺僧說︰「沒有耶!」

老人說︰「這就怪了!昨晚我明明看見你們寺院火光沖天,為什麼說沒有呢?」

此後接連數晚,鼓山上依然火光連天。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老人決定夜晚上山,一探究竟。結果,老人找到了古月法師的修行處,竟在眼前大放紅色光明。老人便將古月法師在鼓山放光這件奇事,給傳了出去。不久,便一傳十,十傳百,附近民眾紛紛前來皈依古月法師。

另外,也有些生病的信眾向古月法師求取「大悲咒水」飲用,亦均獲痊癒。自此,古月法師的聲名便漸漸在鼓山地區傳揚開來,皈依其座下的信徒也就愈來愈多。

為什麼古月法師在相對較短的時間裡,就能獲致成就呢?因為古月法師的修持︰一者在於「一師一法一本尊」,專注一個念佛法門,專注一位阿彌陀佛本尊;二者是因長期處於物質簡樸的生活環境,故而「無所求」;三者,其所實踐的正是《普賢行願品》經文中的「念念(淨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久而久之,功夫得力,便能與彌陀本尊相應了。由於佛力不斷灌注加持,本有的般若智慧就開顯了,自然而然,大放光明。

德行感通求甘霖

某年,福建省發生旱災,各大寺院聯合舉行「祈雨息災大法會」。或許是眾生共業使然,無論怎樣祈雨,天上也沒落下一滴水來。

這個時候,古月法師在鼓山地區的信徒就向福建省城的民眾建議說︰「不如請我們古月師父來求雨試試看吧!」福建省城民眾因為還不大瞭解古月法師的功德,所以很不以為然地回說︰「福建有這麼多大和尚、大法師,都求不到雨。你們那個笨和尚,會比這些大法師還有修行嗎?」

但是,旱災一天一天拖延下去,嚴重缺水的日子讓大家都快熬不住了!古月法師的信徒們萬般無奈之際,便想了一個辦法說︰

「好吧!雖然大多數人不相信我們古月師父,也沒關係。我們就乾脆自己去籌辦求雨壇場,直接恭請師父來做祈雨法事好了!」

虔心祈願感天地

祈雨信徒們商議了以後,幾位功德主就自行在福州城廣場設置祈雨壇場,並恭請古月法師登壇求雨。古月法師因為識字不多,所以沒有念經,僅僅燃起一根檀香木,持香恭敬地向著天空祈願說︰

「老天爺啊!很久不下雨了,大家很缺水,非常困苦!祈望能下下雨,救救苦難的老百姓吧!」

話說完,古月法師就把檀香木插在香爐中。只見香爐中冒出一道青煙,直上晴空;想不到竟就在虛空中,頃刻變成一朵朵黑壓壓的大烏雲。福州城的民眾看到一大片烏雲飄來,歡天喜地的喊說︰「快要下雨了,趕快回家吧!」還有人在趕回路上,大雨就傾盆而下了。由於這次求雨的靈驗,皈依古月法師的福建省城信眾,便又更多了起來。

不識字的古月法師,為什麼只是簡單祈願一下,僅僅燃上了一根檀香,就能求到雨了呢?古語說得好︰「佛氏門中,有求必應。」何況古月法師長年修證,菩提願行日日增長,如此虔誠地為眾生祈雨,法界體性又豈能不應?

有修有證的古月法師,具足靈通自是不在話下。某日,福州城區一位弟子,想要上山送米,以供養湧泉寺僧眾。正要出發前,忽然有人來傳話,說古月法師交代他要晚幾天再上山。這位弟子雖不明白到底是為了什麼,但還是乖乖遵照法師的交代,延後幾天再上山。數日後,他在上山途中,才從路人口中得知,前些時日有山賊出沒。如果當天他沒聽從古月法師的話,而直接運米上山,那麼本來想要供養給寺院僧眾的米糧,恐怕就被盜匪給劫走了。

大悲法水難置信

薩鎮冰

薩鎮冰

清光緒八年(公元1882年)冬天,福建當地的名門望族、時任天津水師學堂教習薩鎮冰【註二】的母親,身染重病,中西群醫均皆束手。那時,薩鎮冰的姑母正是皈依古月法師座下的弟子。她建議侄兒薩鎮冰去向古月師父求大悲法水,來治療他母親的病。然而,薩鎮冰是晚清的海軍將士,受過西方科學教育,又能駕馭北洋水師軍艦。因此,他認為這個所謂的「大悲法水」根本是無稽之談,所以姑母的建議也就不予理會。

數天後,姑母又去探望薩母,病情依舊悲觀。於是,她又勸侄兒去求大悲法水,但薩鎮冰還是堅持不信。十多天後,薩母的病情更加嚴重了,中西醫師均判無藥可醫,只能等著辦後事了。

這時候,姑母再次懇切地對侄兒薩鎮冰說︰「為人子女,最後盡點孝道也是情理之中。只是向師父求個大悲法水給母親喝,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害處吧!」聽了姑母三番兩次的勸告之後,薩鎮冰至此也無話可說了。但因公務繁忙,只好委託弟弟去一趟鼓山湧泉寺,禮請古月法師來為母親消災祛病。

是日,薩鎮冰之弟乘轎前來湧泉寺並說明來意,欲禮請古月法師為薩老夫人解厄。寺院住持、知客師以及全寺大眾聽到後,都覺得莫名其妙——為何不禮請寺裡的上座高僧,偏偏要請這個「盛名在外」的笨和尚呢?

(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念念彌陀證真如(三)

念念彌陀證真如(一)


【註一】鄭錫光,字友其,號澹庵。光緒十六年(公元1890年),考中庚寅恩科二甲進士;同年五月,改翰林院庶吉士。光緒十八年五月,散館,授翰林院編修。歸里後,熱心教育,先後主講鰲峰書院、風池書院,還曾擔任福建官立法政學堂監督。

薩鎮冰01【註二】關於這一段,網路上有部分網站流傳的古月禪師故事,原本寫的是「福建省長薩鎮斌」。然經筆者多方考證︰清光緒八年(公元1882年)的福建總督和巡撫都不是薩姓人士,且歷史名人也沒有「薩鎮斌」,但卻找到了「薩鎮冰」這個人。

考證如下︰薩鎮冰,字鼎銘,福建福州人,1859年生。祖籍山西代縣,中國海軍名將。

公元1882年任天津水師學堂教習,1905年任廣東水師提督兼總理南北洋水師。至民國時期,直到1922年才擔任福建省省長。因此,「福建省長薩鎮冰」確有其人,只是其真實姓名或因筆誤而成了薩鎮「斌」,且薩省長任職期間是在民國肇建之後。